中国齿轮行业转型需强化基础协同创新

2018-05-17 16:32:53 38

“德国工业之所以强盛的法宝还源于研究型大学坚实的基础研究,及其与企业在产品应用性研究方面的紧密结合;源于科研院所在企业全新产品开发过程中,以其雄厚的工程化技术能力所发挥的独特的产品化与产业化孵化作用;源于产业链相关方价值认同优势互补、高效协同的务实合作。”日前,中欧协会齿轮传动产业分会轮值执行会长、天津天海同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吕超在陕西汉中举办的“2017中国齿轮产业市场需求技术支持及产融合作研讨会”上如是说,此次与会代表围绕着以“强化基础,协同创新”为主题,就传统齿轮行业如何发展?汽车变速器所依赖的基础产业如何转型的话题展开热烈讨论。

工业基础能力薄弱,严重制约制造业创新发展

吕超认为,德国工业之所以强盛,在于始终坚持以制造业为立国之本,始终坚持制造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始终坚持金融优先服务于制造业及其创新活动。通过与德方的交流,更加认识到,增材制造技术解决大而复杂的零件。

这是吕超近两年来,多次考察德国企业并进行深入交流的感受,他说:“《中国制造2025》把强化工业基础能力,即强化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和产业技术基础等“四基”能力,作为我国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任务;而工业基础能力薄弱,严重制约了我国制造业创新发展和产品的质量提升。”

高技术和战略性产业发展需要长期积累

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副秘书长刘佩文在会上说:“国内企业应当更多采取开辟第二成长曲线的策略,助推高技术与战略性产业的发展。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产业的发展往往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整个行业和相关企业要保持专注发展和耐心发展的定力,需要有耐性、有传承,并且能够坚持。”

刘佩文说,高技术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一是技术创新亮点纷呈,提质增效稳步推进,但整体创新能力仍有待进一步提升;二是行业及领域内分化日益突出,且分化将长期存在;三是金融支撑产业发展有新招,但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依旧;四是相应的国际并购提升了国内企业形象,对外投资增强了国内企业的发展能力。

越来越多的科研院所和企业重视基础研发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型金属构件增材制造国家工程实验室在王华明院士的领导下,在增材制造(3D打印)技术及高性能大型金属构件增材制造技术应用获得过“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等奖项。此次代表王院士演讲的汤海波博士,介绍到,从齿轮与轴承行业来看,通过增材制造的3D打印技术,齿轮材料性能方面可具有高弯曲疲劳强度和接触疲劳强度,齿面有足够的硬度和耐磨性,零件芯部具有良好的强度和韧性。在齿轮制造技术方面,增材的3D打印可以做到高精度、高质量、高效率和绿色环保,同时大型齿轮铸/锻件坏料冶金缺陷与性能可受到相应的制约,使得齿面更具有承载能力,可靠性更高。从发展趋势看,增材制造解决了传统冶金中的大型、高品质和高性能难题,可使多材料/梯度高性能,制造与再制造交替,结构与功能一体化。

图片关键词

汉江工具厂负责人(右一)向与会代表介绍产品研发情况

重庆理工大学车辆工程学院汽车零部件先进制造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张志刚在会上介绍说:“我们主导研发的齿轮箱耐久试验技术及装备可应用的主要测试范围包括:疲劳寿命试验,传动效率试验,高速试验,温升试验,反拖试验,变矩试验,型式试验,静扭试验,循环工况试验,基本性能试验,实用性能试验,用户自定义试验等。目前,该项试验装备不仅应用于乘用车与商用车变速器的试验技术领域,而且已突破3.5兆瓦风电齿轮箱试验技术和动车组齿轮箱试验技术。”

NVH问题一直是制约我国自主品牌齿轮箱向高端品牌转型的技术难点与瓶颈。由重庆理工大学组织自主研发制造的齿轮箱NVH试验分析技术及装备,重点围绕变速器和驱动桥,开展了啸叫、敲击和异响等齿轮箱典型NVH问题研究,掌握了变速器和驱动桥NVH试验方法、评价方法、声源识别技术、声源控制及优化方法和NVH试验装备开发技术,形成了变速器和驱动桥NVH数据库。据悉,该套试验设备目前已经同国内多家自主品牌主机企业如重庆青山、江淮汽车、四川现代等合作,成功解决了多款变速器和驱动桥的NVH问题。

近几年,随着国内研发力量的崛起,许多自主品牌主机厂已经完全改变了以往惟进口设备是瞻的思维,国产试验与测试设备已经大有普及之势。例如,与会代表参观的汉江工具厂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们生产的产品越来越多替代了进口产品,但在访问中了解到,该企业的一些核心零部件的钢材依然要靠进口,但随着我们这个钢铁大国基础材料的突破,企业成本的降低,将大大提高国际市场的竞争能力。目前,秦川已形成关键零部件、机床工具(4大产业链)、现代制造服务业三大板块,在应对行业新形势下,公司已形成“三航/两机”加工装备产业链,在新能源汽车、电动轿车产业带动下,公司高效磨齿机销量大幅增长。在智能制造上,秦川以齿轮加工生产线、齿轮箱装配数字化车间、数字化工厂服务为对象,初步构建智能产品、智能装备、智能制造三大体系,参与国家智能专项、04专项等共计45项。